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那年港澳行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4-02

  周明

  那是一次难忘的访问。

  1987年4月,以80岁高龄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萧军为团长的中国作家代表团应邀访问香港和澳门。此事,在港、澳曾经轰动一时。轰动的缘由有三:一是这个团是内地首次派往港、澳访问的作家团。二是代表团的成员乃当时活跃在文坛的老中青三代作家。这很引人注目。三是萧军作为团长带队出访,这在当时本身就是一个大新闻。萧团长在出访前夕幽默地说:“本人系‘出土文物’。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回当团长,各位多帮衬点。”

  一路上,萧团长纪律严明,带头执行。代表团既团结又活跃,个个心情舒畅。萧团长时不时指令女儿萧耘为大家清唱陕北民歌,活跃气氛。有时,他一高兴也独唱一曲,他说他对陕北一生难忘。后来,在访问行程中,我们常常遇到对方有赠送团队和团员礼物的事情,哪些礼物可以接受、哪些不方便收,他都作出明示。对于赠书他则照收不误,可其他的礼品呢?他却要分门别类了。

  代表团成员共15人:铁凝、何晓鲁、张一弓、李国文、邓友梅、丛维熙、叶君健、韶华、郑江萍、张锲、吴泰昌、关木琴、范宝慈、萧耘和我。

  当我们一行飞抵香港启德机场,便被一群早已等候的香港媒体的记者热情包围。他们一个个和我们对号认人,抓紧时间采访。那种敬业精神,令人钦佩。

  这次出访是应香港著名实业家霍英东和澳门著名实业家马万祺两位先生的盛情邀请。两位先生在港、澳两地都指派了他们的助手热情接待我们,负责安排代表团每天的行程和交流活动项目,丰富而周到,使我们天天都有收获。

  4月28日晚,由香港大公报和新晚报做东,在花树成荫别具特色的“乡村俱乐部”招待了作家团。出席者均系香港文化界、新闻界和注册新开户送体验金界的知名人士,诸如霍英东、徐四民、金庸、胡菊人、赵令扬、安子介、文楼,还有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张峻生等。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久已仰慕的金庸先生,他谈吐平和、温文尔雅。还有一个意外就是来宾中有国际友人韩素音。她说,非常感谢晚宴的主持人、大公报社长费彝民先生给了她这样一个得以与老友相聚的机缘。在座的李宗瀛和叶君健先生都是她的老朋友了。1933年她和李先生同在燕京大学读书,当时两人还商量过毕业后去当医生,没想到由于时局的变化医生没当成,却走上了写作的道路。后来,在英国她又有幸结识了叶君健先生。那时她还是个刚刚20岁的姑娘呢!想不到,几十年的朋友今天在香港又相遇了。

  在香港出访期间,萧军团长常常被友好地询问起萧红的情况。当我们应邀参观庄士集团、访问香港工商界的领军人物庄重文董事长时,庄先生一见萧老就神秘地说:“我早想见你。你的许多事儿我都知道,就连你爱人的事我也知道。”萧老反问道:“那我考考你,我爱人是谁?”“你爱人是萧红啊,是有名的女作家。”“哈哈……”这是真的,庄先生与文学还真有历史渊源呢!早在20世纪30年代,他年轻的时候,在厦门老家曾有一次偶然的机会,用滑板送鲁迅先生去集美学校讲课,这件事他一生都保持着珍贵的记忆。因此在祖国改革开放后,于1987年他出巨资由中华文学基金会发起并主办“庄重文文学奖”,以奖励在文学创作上卓有成就的青年作家。这项奖项陆续举办了14届,几乎当前活跃在文坛的主力军知名作家大多是“庄奖”的获得者。这项奖扶持了一大批有才华、有实力、有潜力的青年作家。为此,也圆了庄先生的文学梦。

  本来进出庄士集团大厦,按规定是要着西服、戴领带的,陪同代表团的一位工作人员,到了庄士大厦才知道有这个规矩,赶紧跑到楼下商场里买了一款漂亮的领带戴上进入大厦。但从不喜欢穿西装,而今却是身着民族式的灯笼裤的萧军破例进入庄氏宴会,说明庄先生的善解人意。

  访问结束要离开的头两天,萧团长突然说:“你们几个年轻人不老问我萧红的事吗?萧红当年在香港生活了两年多,最后不幸英年早逝病故于香港。我今天领你们去寻访当年萧红的墓葬地,就在浅水湾海滩的一处。萧红的遗骨,解放后已经移葬在广州烈士陵园。现在我们去看看当年的墓葬地。”我们一边走一边听萧老讲他和萧红的故事。

  找到了,找到了!按照萧老回忆的地方,已是海滩的一片树林子里。我们在这里沉思良久,虔诚地向萧红的墓地三鞠躬。此刻,我看到萧军老人已经泪眼朦胧。

  这是我们在海滩难忘的一幕。

  在香港、澳门,我们除了和文化界、新闻界、注册新开户送体验金界有较多接触和交流外,同时,还重点访问了港澳的几所著名的大学。和这些大学的交流,大都在该校的图书馆进行。在港澳地区,大学的图书馆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和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馆长颜达威博士一见面,他抱歉地说他普通话讲得很不好,不能和大家畅所欲言,遗憾得很。果然他十几分钟的开场白,竟用了广东话、英语和听不明白的普通话三种语言。他的意思是很高兴见到内地这么多作家来访中文大学,他们和内地的大学也建立了友谊,相互增进了解,互相都不断有提升。他热情带领我们到图书馆和校园进行了参观。

  这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正好在香港。这一天,安排了在香港大学校园里,举行一次内地作家代表团向香港大学的赠书仪式。由内地百多位著名作家诸如冰心、巴金、丁玲、艾青、萧军、杨沫、王蒙、丛维熙、邓友梅等亲笔签名、制作精美的一套优秀而珍贵的丛书,萧军团长和叶君健副团长亲手捐赠给王庚武校长。王校长激动地紧握萧军、叶君健两位团长的手说:这对我们学校图书馆来说是珍贵的宝藏。对青年学生来说,是特大的喜事,他们有了这些经典著作阅读,会大大丰富他们的文学修养,也增进了香港和内地文学界的相互了解。为此,港大图书馆还专门设置了展书台,方便读者翻阅。

  这套丛书,代表团在澳门东亚大学(现更名为澳门大学)同样举行了隆重的赠书仪式。该校图书馆馆长林佐瀚先生是位中年学者。这一天他在座谈会上首先代表澳门东亚大学欢迎作家团访问该校。听说林先生在公众场合和在家里从来不敢讲“国语”,而今天为了欢迎北京来的作家,他决意要用“国语”致辞。他一开口,便幽默地说:虽然有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官话,我今天高兴啊!见到了自己从小就仰慕的心仪已久的老作家、老前辈,同时又得到了这样一套由著名作家亲笔签名的名著,真是我们东亚大学的福气!无价之宝啊!他的讲话,由于讲的是费劲的“国语”,掌声和笑声不断。随后,他主持了作家团和该校学生及文学爱好者的交流座谈会,萧军团长以他通俗生动的语言讲授了他的创作经历和经验,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

  在澳门,由年过八旬的澳门笔会会长梁雪予主持的座谈会上,双方作家畅谈了各自的创作情况。萧军团长首先义正词严地说:有人说香港和澳门是文化沙漠,这个说法不准确。任何沙漠上都有生物存在的啊。沙漠有时候是会变良田的。相反,如果良田你不很好地耕耘,一样会变成沙漠,何况港、澳街头书店林立,文化界有这么多精英人才,有那么多好作品面世,怎么说是文化沙漠呢!

  让萧老意外的是,有天代表团在澳门参观,有位中年人尾随我们好长一段路,一问才知道,他“发现”了萧军。他觉得这位老人家眼熟,身着灯笼裤,小压发帽,大手杖……和照片上看到的差不多。原来他没有认错人,是萧老。这人正是《八月的乡村》的忠实读者。澳门的几位长辈作家也是萧老《八月的乡村》的粉丝呢。这使萧军老人很感欣慰。

  结束了半个多月难忘的港澳行,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收获,满载而归。

  (周明,著名作家,编审。历任《人民文学》杂志常务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常务副主任,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担任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冰心研究会副会长。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曾获第六届“徐迟报告文学奖”和中国报告文学事业终身贡献奖。)

0
相关推荐 >

送体验金的网址

×

国家PPP微信

×